字体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所以说在景国还有一股,可以颠覆景国的未知力量,他们也意图夺取景国江山。”

    经过彻夜长谈,离王得出一个结论,向来平和自信的面容上露出一丝不淡定,最可怕的是他们竟丝毫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眼下还需要证实,只有查到梁仁这些年所搜刮钱财的去向,才能证明这股力量是否存在,也才有机会知道我们真正的敌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问应尚书不行吗?”

    云齐趴在床上问,墨染尘淡淡道:“应大人只察觉到并没有机会调查,毕竟他现在是户部尚书。”

    离王心里一动,有些惊讶道:“你的意思是,去户部不是应大人自已的意思,而是有人察觉到他的调查,故意把他调离大理寺卿一职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呢,以应大人的专长,升迁也应该去刑部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云齐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,想了想又道:“连应大人的升迁都能左右,这个人得有多可怕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错了。”墨染尘一脸漠然道:“这个人能左右的不是应大人,而是皇上的决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皇后娘娘!”云齐惊叫一声,墨染尘给了他一个自已悟的眼色,离王只好接话道:“按九妹妹说的,应大人为换取鲛珠站到皇后娘娘的阵营,应该一直在大理寺卿的位置上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按道理这个人应该在皇上身边,可是研究了皇上身边的人,竟也没发现有符合条件的。”

    墨染尘突然想到一事,淡淡道:“你们还记得去年七夕御宴上,李云湄偷走的东西吗?以她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份,怎会去偷盗那件东西呢?除非是受什么人指使,可惜李云湄已死,死无对证。”

    “李妃娘娘还在,或许她会知道什么。”墨染尘看向离王,却听到云齐淡淡道:“你有所不知,就在你走后不久,宫里就传出李妃娘娘难产而亡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墨染尘眼里划过一惊讶,不过很快便消失,淡淡道:“如此说来,跟那件东西有过接触的,就只剩下九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九姑娘不是说过,那件东西被假扮成良玉姑娘的人抢走吗?”云齐一脸不解地问:“你现在又一次提起,莫非东西并没有被抢走,而是一直在九姑娘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墨染尘回了两个字道:“先用早膳,一会儿带你们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九姑娘会见我们?”离王有些惊讶,墨染尘淡淡道:“清晨,九妹妹偶尔会到离府衙不远的海崖练琴,幸运的话或许能碰上,再不然傍晚到海滩那边走走,”

    云齐听完后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究竟是来定海城当知府,还是来找媳妇的,竟对九姑娘的知足了如指掌。”

    墨染尘不说话,径直走出客房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墨宝便过来,请他们到楼下大堂早膳。

    云齐一连吐了好几天,早饿得饥肠辘辘,膳食一上来就埋头大吃大喝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吃,小心噎着。”

    离王忍不住轻声提醒,让人给他盛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墨染尘和离王吃得并不多,很快便放下筷子,倒是云齐一通乱吃海吃,嘴里还嘟囔着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云齐一声饱嗝,离王率先起身。

    两人随着墨染尘来到海崖,果然远远就看到一道熟悉,却又有一些陌生的身影。

    待三人走近后点,托月按住琴弦止住琴声,把琴放到一边回身向三人行礼,在离王和云齐看来,人还是原来的人,只是对他们的态度比从前清冷疏离。

    “九姑娘不必多礼,请起!”

    离王抬手虚扶一下,托月起身后退开三步,保持一个感到舒适的距离。

    托月取出一个瓶子扔给云齐,云齐接住瓶子打开闻了闻问:“九姑娘,瓶子里面的是什么东西,味道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消食药。”

    托月说完抱起古琴,打算离开崖。

    云齐笑嘻嘻道:“冰儿姑娘真是神算子,怎知我今天早膳会吃撑。”

    脚下一错拦住托月的去路,离王淡淡道:“九姑娘若无事的话,我们可否坐下来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知道什么?”托月看一眼墨染尘,墨染尘淡淡道:“现在情况有变,我们想知道去年七夕节,你从宫里带出来的印鉴,它究竟有什么作用,或者说上面刻的是什么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  墨染尘走到她面前道:“上次说过了,朝廷还有一股可怕的力量,在觊觎景国的江山,令尊恐怕也身涉其中,还请九妹妹仔细想了想,那个印鉴上面究竟有什么特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怀疑私藏印鉴。”

    托月语气更加冰冷,却不得不承认墨染尘很了解自已,竟然猜到印鉴没有真的被抢走。

    墨染尘却靠近一步,低头看着托月问:“你真的没有吗?以你的能力,即便没有武功,要从用你身抢走东西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托月冷冷道。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
365bet体育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