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姑娘,六公子让人送来的蟹黄包,您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正准备用早膳,阿弥就献宝似的端出一碟子包子,说明是墨染尘差墨宝亲自送过来。

    托月挟起一个尝了两口道:“这种东西不耐保存,你找人给大夫人送一碟,给二哥哥送一碟,另外再挑一份二嫂嫂能吃的点心,一起送到二哥哥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阿弥马上带人去装包子和点心,托月给冰儿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冰儿会意地走出小院,托月来到书房,取下文心琴独自出府,来到海涯边继续练习。

    蔚蓝大海表面上看着风平浪静,胸怀广阔温柔,只有海浪拍打在的海岸时,才能感觉到它澎湃的力量,却又走进它的怀抱时感觉到它的包容。

    巨浪的声音吞没琴声,良久托月才发现自已弹了半天的《月染》,摇摇头赶紧练习的《安神》曲。

    结果抚着抚着又回到《月染》,反复试了几轮后,托月终于放弃今天的练习,心里暗忖道:“这个墨染尘明明没有怎么接触,却像是摆脱不掉的劫难,怎么也无法从脑海里。”

    真是冤孽!

    托月无奈地叹一声,抱起文心琴往回走。

    刚转身就收住脚步,不知什么时候,身后竟然站着一群样貌凶悍的大汉。

    托月大略数了一下,跟前天一样大约二十个人,只不过实力比前天的人略强些,眼里划过一抹笑意,就地盘而坐轻轻奏响《安神》曲。

    府衙内,墨染尘忙着交接。

    定海城历年积压的案件,财政记录,以及人员情况,简直是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这样的账本梁仁也敢拿出来给他看,莫非是有什么把柄能让他妥协不成,墨染尘边看账本边猜测,梁仁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他妥协。

    铮铮铮……

    忽然从空中飘来一阵琴音,墨染尘瞬间了然,账本往桌子上一扔。

    梁大人心头一跳,墨染尘沉着脸道:“梁大人,你是有多么不稀罕定海城知府一职,还是你觉得本府这状元是靠家族得来的,连个账册记录都不会看,就这么给你们糊弄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差不多就行了,何必那么认真呢?”梁大人忽然换了一张脸,一副胸有成竹道:“你大笔一挥,我不日即离开定海城,大家相互退让一步,岂不两全其美,九姑娘也能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墨染尘冷着一张俊脸问。

    “九姑娘喜欢单独到海边散步,不是吗?”梁大人明知故问,终于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就在昨天用过晚膳,本府已经提醒过她,近日不要出府,她没道理不听本府的话。”

    梁大人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道:“就在不久前我的人传信,九姑娘出门了,她杀了伤了那么多海盗,怕是很难活着离开定海城。”

    闻言,墨染尘淡淡道:“敢动她,你是嫌命长吧。”

    染大人嘿嘿奸笑声道:“反正都是要死的,能拉上景国第一才女垫背,我梁仁这辈子很值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有人送来一份礼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交涉时,衙役捧着一个礼盒进来,直接放在梁大人面前。

    天边传来几声琴响,墨梁尘面无表情道:“这个时候还有人给梁大人送礼,本府倒是十分好奇,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梁大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迟迟不敢打开礼盒。

  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怎么了?梁大人,快打开瞧瞧,看来定海城的人很舍不得你走。”

    迟疑再三后,梁大人猛地打开礼盒,血腥味瞬间充满府衙。

    里面竟是一个人头,他正睁大眼睛死死瞪着梁大人,嘴角却挂着一丝笑容,吓得梁大人大叫一声合上礼盒。

    染大人紧紧捂着胸口,好半晌才缓过气来,强打起精神道:“是……是恶作剧,大约是本官得罪过的人,想在本官离开之前报复、捉弄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墨染尘冷静反问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知道礼盒里面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梁大人的心一下跌到谷底,假装镇静道:“肯定是。这些人真是太可恶,居然拿人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墨染尘眸子都快结冰,冷冷道:“梁大人真是见惯大场面,一颗人头、一桩命案在眼前,还能镇定自若地继续跟本府交接工作。”

    此时梁大人已没有方才的嚣张,气焰全灭道:“现如今……墨大人才是定海城的知府,自然是由墨知府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墨染尘收回目光道:“来人,先把人头拿下去用冰镇起,待本府与梁大人交接完工作,再查其中原由,若需要梁大人协助的地方,万望梁大人莫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理应如此。”

    梁大人心里都凉了半截,只能硬着头皮交接。

    定海城这些年实是一堆糊涂账,根本不可能顺利交接,梁大人边交接边抹汗。

    最后墨染尘忍不住道:“若不是任命的圣旨早已下达,本府还以为梁大人完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
365bet体育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