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一室寂静。

    孤飞燕似乎发现了什么,毫无预兆地抬眼看来,一下子对上了君九辰那双深邃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又吓着了。她神经大条地以为他这是审视,以为他还不相信她的能耐。于是,她直勾勾地看入君九辰的眼睛,认真说,“你不用这么看着我,我说了包你满意,就一定包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君九辰分明是有些不自在的,只是很快又恢复一贯的冰冷,问说,“你瞧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孤飞燕认真说,“给我纸笔!快点!”

    君九辰亲自取来纸笔,孤飞燕将第一张药方放在一旁,从剩下的十张药方里每一张各取一种药材,让君九辰一一写下来。

    这十个药材名依次是:兔耳风、忍冬花、白面姑、红冬青、玄及、吊黄钟,龙爪叶、土三七、苞叶木,野天门冬。

    孤飞燕一脸认真,“十张药方里藏着十味药,玄机就在这十味药里。”

    君九辰看不出端倪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别名!”

    孤飞燕忍着晕眩感,亲自提笔在这十种药材名下面依次写出了他们的别名:一支香、二宝花、三白草、四季青、五味子、六耳铃、七叶莲、八仙草、十两叶,百部。

    一看这些别名,君九辰就立马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再次对眼前这个女人刮目相看。要知道,这些药方芒仲给了不少隐退的老药士老药师看,那些高人都没瞧出隐藏的玄机来。而这个女人,只用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就破解了。

    他喃喃道,“少了一个九字!”

    孤飞燕很肯定,“对!缺一个九字”

    君九辰知道这密函的套路了,他问道,“见血愁呢?别名叫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孤飞燕答道,“见血愁的别名有不少,其中有一个很少叫的,叫做见血……飞!”

    “飞”字,顾名思义就是程亦飞了。

    而“九”字,孤飞燕第一时间就想到靖王君九辰。那位殿下,不仅名字里有一个“九”字,在皇子中也排行第九呀!

    孤飞燕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靖王君九辰,她着急了,“靖王殿下有危险,必须马上想办法提醒他!”

    君九辰倒是非常淡定,“没想到,吴公公也是药学高手。”

    能从这等药方密函里领会到主人的意思,吴公公还真得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孤飞燕才不管吴公公能耐如何,她着急地再次强调,“他们下一个目标就是靖王殿下,程亦飞这边失了手,他们一定会着急的。他们一定心急着要对靖王殿下动手!”

    见孤飞燕那激动的样子,君九辰忍不住问了句,“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孤飞燕想也没想,反问道,“你不着急吗?听说皇上病了,靖王殿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太子那么小能顶什么事?祁程两家的矛盾还这么大,这朝里还不乱套掉?”

    其实,孤飞燕说的这理由并非她着急的真正原因,她真正的想法是,靖王殿下救过她命,她想报恩。她不想跟这家伙说实话,只能找其他理由了。

    君九辰对她的分析却颇为兴趣,他若有所思地点头,“继续往下说。”

    孤飞燕思索了下,还真又继续了,“听闻靖王殿下从不结党。哪怕是对祁程两家,都不偏不倚。你若能查出真凶,为靖王避免一难,必得靖王殿下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据孤飞燕了解,靖王殿下回晋阳城之前,皇位的争夺十分激烈,不少皇子都欺太子年幼,经常算计太子。而靖王殿下回来之后,皇子们就都不敢欺负太子了。靖王殿下自己不争位,也不允许任何人跟亲弟弟争位。皇子们不管是挑拨,还是拉拢都没用,对他可谓是又忌惮,又痛恨却同时也非常想交好。

    见君九辰不语,孤飞燕连忙又补充一句,“与靖王为敌,不如与靖王交好。至少,靖王欠你一份情。这可是千金都买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千金都买不着?”

    君九辰嘴角勾起一抹令人难以琢磨的弧度。他站起来,隔着几案倾身而来,将小药鼎推到孤飞燕面前。他看着她的眼睛,认真说,“果然能让我满意,药鼎还你。你,我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他的眼神太认真,还是他靠得太近了,孤飞燕微微怔住,心跳竟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君九辰说完就要走,孤飞燕缓过神来,她无比高兴,连忙冲到君九辰面前去,问道,“怀宁公主跟御药房借调我,你会保我的,对吧!”

    虽然她很洒脱地拒绝了程亦飞的好意,但是她心里头非常清楚,她一旦去了怀宁公主那,绝对死路一条。她正无计可施,这家伙既然找上门来了,她当然要牢牢抓住!

    孤飞燕的兴奋和期待都写在小脸上,君九辰却面无表情,“乖乖在这里养病,明日上午,会有人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孤飞燕太高兴了,她认认真真福了个身,问说,“主子,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她想,这家伙该把真实身份,真是面目露出来了吧?然而,君九辰却只是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他什么意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阅读》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
365bet体育在线